首頁 > 文章 > 經濟 > 三農關注

新疆大棗雖然有名,為何棗農卻難掙到錢呢?

駱駝 · 2019-06-13 · 來源:人民食物主權論壇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導語

  進入新世紀以來,新疆地方政府下力氣發展特色林果產業,不可謂不努力。在這一推動下,紅棗成為新疆特色產品,行銷全國。然而現在,棗農們卻傷了心,挖除紅棗已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哈密的王叔說,真是見了鬼,種了17年地了,越種越窮,如今連前年的賬都還不清。這是為什么呢?

  

1.webp.jpg

  新疆地圖 | 圖片來源:網絡

 

  政府推動,紅棗興起

  90年代起,哈密本土的大棗聲名鵲起,開始拿各種博覽會的獎。1997年,哈密地區行署明確地提出“立足優勢資源,發展特色農業”的方針,要將農業結構由“南棉北糧”轉變為“南園北牧”。1997年10月,《十萬畝哈密大棗商品基地建設》項目得到自治區的批復立項。

  2000年后,紅棗種植在新疆掀開了歷史新篇章。2000年,新疆響應西部大開發國家戰略號召,確定建設環塔里木盆地80萬公頃特色林果產品產業帶的發展戰略,還確定兵團農十四師皮墨墾區(224團)及若羌縣為試驗基地。2002年,棗樹在北方地區被列為16種生態林與經濟林兼用樹種之一,同時退耕還林工程在新疆自治區也全面開始啟動。2003年,新疆政府將林果業定位為新疆的扶貧產業,2004年,將紅棗定位于主要經濟樹種。

  2006年9月8日,胡錦濤總書記視察皮墨墾區(224團)精品棗園,有力地促進了新疆紅棗的快速發展。在皮墨墾區、若羌縣的榜樣作用帶動下,天山北坡、吐哈盆地、環塔里木盆地形成了新疆林果業特色經濟帶。兵團堅持紅棗種植戰略(以駿棗為主),經濟實現了快速增長,2009年GDP達到3.72億元,較2004年翻了一番多。因大力發展紅棗種植,若羌縣知名度逐漸攀升,成為自治區第一個紅棗縣和人均收入上萬元的縣。

  哈密與阿克蘇、和田、喀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及兵團作為紅棗主要產區,緊跟自治區腳步,先后出臺了一系列優惠政策。

  2005年,自治區特色林果業發展暨林果業技能培訓工作會議召開,同年哈密地區開始財政補貼,100元/畝。

  2008年,《自治區黨委、自治區人民政府關于加快特色林果業發展的意見》出臺。

  2009年,哈密地區啟動了特色林果示范園建設工程;財政補貼500元/畝。

  2010年,哈密大棗獲得由國家質檢總局批準實施的哈密地理標志產品保護。

  2011年,制訂《哈密地區十二·五大棗科技示范園建設規劃》,并配套出臺《2011—2015年特色林果業科技示范園建設技術標準及考核辦法》。

  2016年,哈密地區行署審閱《哈密地區關于促進紅棗產業可持續增效發展的實施意見》報告;在十三五規劃中提出了“生態立區、南園北牧、增收富民”的特色農業發展戰略。

  

2.webp.jpg

  哈密(不含兵團)2000-2017紅棗種植情況

  圖表來源:統計年鑒網站整理

  然而在這么好的政策支持下, 2018年,哈密市絕大多數棗農都挖除了棗樹,改種棉花,基層政府也不再阻攔,農業結構從“南園北牧”又逐漸地恢復到了原來的“南棉北牧”。哈密市特色紅棗產業開始走入低谷,同時在經歷了此次產業周期后,棗農臉上也多了一份迷茫與無奈。

 

  紅棗: 其興也勃,其亡也忽

  王叔一家2000年從甘肅搬遷到哈密,剛開始流轉了哈密一戶在市里上班人家的40畝土地嘗試種植棉花。打拼5年后,夫妻兩人于2005年底花費9.2萬元(其中向周邊農戶借款4萬)購買了別人36畝土地的土地承包權和經營權,算是把根扎下來了。

  2009年,哈密地區啟動了特色林果示范園建設工程,政府免費給棉農們發放酸棗種子。因此,王叔家開始了棉棗間作,不過逐漸生長的棉花占據了紅棗的空間,導致第一年紅棗種植以失敗收尾。

  2010年,哈密大棗獲得由國家質檢總局批準實施的哈密地理標志產品保護。哈密地區開始大力推廣紅棗種植,政府再次免費提供酸棗種子,要求農戶必須是標準化間作種植,一行棉花一行酸棗。

  2011年,哈密市林業局的園藝師找來了陜西人給棗農們免費嫁接。當年,王叔家嫁接了36畝,約18000株,包括18畝哈密大棗,18畝灰棗,當時若羌的灰棗已經很有名了。

  2012年,王叔家繼續采用棗棉間作模式,18畝的哈密大棗收了1噸多,收入3萬元,加上8噸棉花9萬元的收入,辛苦了一年總計12萬元的收入可以讓家里過個好年(2012年棉花籽棉價格12元/公斤,是目前為止最高價格)。

  2013年,美麗鄉村“富民安居工程”完工。在國家補貼3萬,銀行貸款6萬的情況下,王叔家花費5.4萬元和大多數農牧民一樣訂購了一套120平米帶院子的小平房,前后又花費了約10萬元進行裝修(太陽能+鍋爐3萬,木工4萬,水泥工3萬),基本上是準城市化的生活,陸陸續續一些市民也投來羨慕的目光,不過羨慕的背后是王叔的負債在增加。

  這一年,王叔家18畝哈密大棗逐漸形成規模,于是不再棗棉間作了。然而,也在這一年,之前嫁接的18畝灰棗自然結果不理想,這種情況不止王叔一家。于是,王叔家和大多數棗農家一樣,將全部灰棗平茬后找了河南的嫁接工嫁接駿棗接穗。駿棗原種植于河南新鄭一帶,20世紀70年代引入新疆和田一帶成為了優勢品種,比較有知名度。當時一個接穗是1.8元,王叔當年嫁接了4000棵,成活了約3000棵,后來請原來的嫁接工又補接了一次,王叔本人又補接了一次。于是王叔家從“18畝灰棗+18畝哈密大棗”的種植結構變成了“18畝駿棗+18畝哈密大棗”。

  

3.webp.jpg

  王叔家的18畝駿棗 (2019年春已被挖除)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2016年,王叔在16個駿棗棗樹行中種了8行棉花,4行花生,3行西瓜。這一年,哈密市也在積極地解決市場問題,策劃了哈密地區區域公用品牌“密作”(哈密人最好的作品),選了一些棗樹園干凈、整齊的棗農為“密作師”。大大小小農民專業合作社、某某電子商務公司及自治區級紅棗龍頭企業--新疆王液釀造有限責任公司--也在積極從事農技服務、收購、加工等業務。在河南援疆政策下,河南企業“好想你”棗業股份有限責任公司也開始在繼阿克蘇建廠后準備在哈密市建廠。總之,矮化-密植-集中-連片-標準化大棗生產基地基本建成了,要進行規模化、產業化、品牌化運營了。

  王叔家所在的國家現代農業園區也更名為“國家農業科技園區”,又在積極申報國家級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然而,6萬畝的紅棗規模化和品牌化并沒有帶來期待中的收益。每年大多數棗農還是將紅棗以通貨的形式,賣給從陜西、河南、河北等地的收購商,他們感受到紅棗價格下行的壓力,分散的棗農們卻無能為力。

  

4.webp.jpg

  2018年春18畝哈密大棗樹挖除現場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5.webp.jpg

  原先的18畝駿棗園,挖除后改種棉花了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盡管收購價下跌,棗農們依然期待著市場會好起來,自己給自己鼓勁再種一年。然而,2017年對大多數農戶來說卻是一個災年。少部分農戶已不顧政府的阻礙,不顧“破壞生態工程“的名聲,先行突破,偷偷挖棗樹改種其他作物了。王叔家附近有兩家農戶挖了棗樹種了西瓜,然而40畝地西瓜幾乎沒有賣出去,0.5元/公斤也沒人要,最終西瓜全給爛在了地里。

  

6.webp.jpg

  2017年毀棗種瓜的農戶結果瓜行情也不好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王叔在自家的36畝地里堅守著紅棗,紅棗也開始進入了豐產期,卻也沒有逃過此劫。18畝哈密大棗約產8噸棗,以2.8元/公斤出售給一位陜西老板,18畝駿棗產4噸棗,以3.5元/公斤出售給了一位河南老板。兩種棗的田間通貨收購價格卻遭遇了歷史最低。結果年底虧損了3.2萬多元。以往勞動一年能積累約3萬元,現在不增反降。棗農們瞬間對紅棗失去了信心,挖除紅棗已成為不可阻擋的趨勢。這一年,王叔家孩子也開始上大學了,家里又增加了一筆15000元/年左右的學費開支。

  

7.webp.jpg

  按王叔的話說,真是見了鬼,種了17年地了,越種越窮,如今連前年的賬都還不清。

  2018年11月份聽附近的棗農說了這樣一件事:

  一天先有一位陜西的紅棗收購老板來一戶人家收棗,給家5.5元,死活不加價;過了2天,又來了一位陜西老板給價5元/公斤,還是死活不加價;又過來幾天,又來了一位河南老板,這位老板很厲害,一口價4.5元/公斤,死活不加價。這家棗農急了,從5.5降到4.5元/公斤,終于賣了。這位河南老板叫了2輛車來裝棗。等到市里后,這三位老板美美地吃了一頓,因為大家都以4.5元收到了棗,吃完飯,他們又開始計劃下一位農戶了。

  

8.webp.jpg

  2012-2018年紅棗田間收購價格

  圖表來源:作者田間調查

  2018年春,棗農們為了生活,挖除了絕大多數棗樹,改種機采棉花了。王叔家挖除18畝哈密大棗后,農業結構變為了“18畝駿棗+18畝機采棉花”。若不算王叔2018年時流轉16畝土地種植機采棉花(這流轉的16畝約凈收入1萬元),家庭經濟收入基本為下圖。

  

9.webp 拷貝.jpg

  王叔家2018年經濟情況

  圖表來源:作者田間調查

  土地費用含土地承包費100元/畝,土地租賃金20元/畝,18畝紅棗水資源費8元/畝,水電費4000元,18畝棉花水資源費為186元/畝。

  2018年春季,王叔家把大棗毀了,向銀行貸了5萬元,又流轉了18畝土地,開始新一年的生產,種18畝駿棗,36畝棉花。夫妻二人起早貪黑拼命干活。到了年底駿棗4噸,毛收入18000元,機械棉14噸,收入7萬元,算是剛把2017年的貸款還清。然而王叔家所在的井(每9戶共用一口水井)有3個人嚷嚷著要更新水井,每家均攤15000元,給王叔家新增了意外的負債。

  

10.webp.jpg

  2018年春季18畝大棗樹徹底挖除,7年的樹齡,正是壯年。曾經的寶貝,如今的“棄兒”,我想王叔當時也是“無奈地舍不得” |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說明:下面兩種情況是根據現實數據做出的假設。

  如果王叔家還保持2018年前的農業結構,即“18畝駿棗+18畝哈密大棗”,2018年家庭經濟收入基本將如下圖。

  

11.webp.jpg

  假設1,2018年王叔家經濟情況

  圖表來源:作者田間調查

  如果王叔家2018年36畝全是機采棉花,家庭經濟收入將基本是下圖。

  

12.webp.jpg

  假設2,2018年王叔家經濟情況

  圖表來源:作者田間調查

  絕大多數農戶為了生計,2019年將全部種植機采棉花,個別農戶還會繼續種植紅棗。王叔家也將18畝駿棗挖除,種植棉花。前不久問王叔2019年如果棉花價格不行怎么辦?王叔說機采棉花機械化程度高,有活了就去多打點零工。

  王叔52歲,是一個很老實的莊稼人,皮膚黝黑,皺紋清晰,兩鬢也在變白,但身體還算硬朗,干起活來有時比年輕人還要利索,用自己的雙手和智慧創造著家里的幸福。截止2019年,王叔背負著6萬元債務,3萬的房貸和約3萬的私人債務。

  哈密未來農業的總要求是“調糧、退棉、增經、擴草”(調整糧食結構、減少棉花、增加經濟作物、擴大草場面積),而王叔家所在的哈密國家農業科技園區是哈密農業的最前沿,主推特色林果業(紅棗、葡萄等)和設施農業,而這兩個產業也是與農戶利益關系最大的。因此哈密市農戶往往會很理性的選擇種植紅棗或機采棉花。

  2018年種植了機采棉花后,除了打棉花頂(去除頂端優勢,間苗需要人工很低)外,其余生產工作都實現了機械化操作,王叔家幾乎沒咋在棉花地里勞動,大多數時間都在駿棗地里勞動。從5月至8月,王叔老兩口幾乎每天要站立近10個小時磨牙子,而類似的工作要連續重復近100天左右,這導致王叔老兩口的腰部、背部、手背肌肉長時間處于高強度的工作狀態中,很容易患病。

  同時紅棗打藥是人工打藥,從5月底開始,8月初結束,平均要打6-7輪藥,而大多數時候棗樹地里比較封閉,王叔打藥前沒有充分地進行自身防護,而且打藥后不及時清理,導致皮膚、呼吸道、肺、牙齒等器官經常與農藥接觸,導致患病系數迅速增大。近幾年王叔家所在的園區農戶身患癌癥的人數持續增加似乎與上述情況有一定的聯系。

  

13.webp.jpg

  

14.webp.jpg

  王叔家有兩個勞動力,耕種36畝土地, 平均一天的工時是10小時/人,2018年前36畝全部種植紅棗,全年勞動時間約為180天,即1800個小時,主要集中時間段為5月至11月,有時候還要雇工;2019年36畝全部種植機采棉花,全年勞動時間約為90天,即900個小時,主要集中時間段為4月、8月及10月。棉花相比紅棗,王叔一年會多出近3個月的農閑時間,一般情況下會選擇就近打工。按打工2個月計算,一年王叔可以多增加約7200元的經濟收入(120元/天)。

  

15.webp.jpg

  王叔開著拖拉機在棉花地里給羊收草

  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思前想后,幾點擔心

  故事寫到這也快結束了,從紅棗轉回棉花,王叔將在新一輪的農業產業周期中開啟新的征程。思前想后,2019年也讓我有幾點擔心。

  第一,在紅棗沒有補貼的情況下,如果通貨收購價格低于3.7元/公斤,棗農就要破產。2017年通貨收購價格是3.5元/公斤,王叔家就破產了。

  現在都在建立“公司+基地+農戶”之類的利益共同體產業鏈形式,似乎農戶又拿租金又可以當產業工人,拿雙份工資,然而現實情況是“公司只賺不賠,農戶無限地承擔風險”,所謂的“利益共同體”很大程度上是忽悠老實人的。

  第二,如今棗農們要毀棗種棉,種棉的前景如何呢?首先,在不考慮棉花補貼情況下,棉花收購價格低于4.5元/公斤以下,棉農就要破產。2018年的收購價格是5元/公斤。2019年前景受貿易戰影響也不容樂觀,棉花面積加大和土壤質量下降,農資價格和農業服務價格卻很大可能還會上漲。況且,棉花是大宗物品,受全球化影響程度比較大,棉花會不會有這幾年東北玉米價格下跌的遭遇呢?

  再者,農戶難以從規模化、機械化中受益。現在棉花除了間苗和打頭是人工操作外,剩余全是機器操作。然而,這種機械化很容易被資本控制,對小農戶尤其不利,會加劇鄉村的內部分化。像王叔這樣的人幾乎沒有任何高科技的機器等生產資料,只能依賴于鄉村中少數掌握現代化機械農具的人。因此王叔們的收入只能來源于農業中的第一產業,而第一產業是勞動力最強,收益最低,風險最大,化學品投入最高的行業,不知王叔在新一輪的農業產業中將會何去何從?

  第三,像王叔這樣從外地遷來的勞動者,在哈密有很多,他們第一輪負債是買地,落本地戶口;第二輪負債是家里買富民安居房;第三輪負債是兒女婚嫁。而第三輪負債也將是王叔老去的標志,身體性能會逐步下降,如果積累的疾病集中爆發,在醫療市場化的情況下晚年如何度過?

  第四,王叔家所在的哈密國家農業科技園區希望通過科技使農民增收,而園區又將如何與高度分散的5683位像王叔一樣的農戶實現大生產與小農戶的銜接? 沒有農民作為主體地位參與“銷售”和“技術”當中,目前的困境就幾乎無法改變。農民只有真正走合作起來、通過集體化團結起來,才有可能改變小農戶面對市場和資本時的無助無力。然而,團結農民是需要有人來支付前期成本的,這又是一個新問題   。農民如何組織起來,真正地擁有主體地位?這一點,我認為山西永濟的蒲韓鄉村合作社就是很好的案例,也是最好的實踐啟示。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2. 世界歷史上最高大的那一座山——毛澤東!
  3. 大寨與小崗,“大有作為”與“小家子氣”的實景
  4. 濟南農商行腐爛到這個程度,紀委監委在哪里?
  5. 張志坤:對臺灣問題進行軍事安排已迫在眉睫
  6. 郭松民 | 評電影《音樂家》中一個被剪掉的情節
  7. 數學:中美貿易戰的美方原因之分析
  8. 余則成已經犧牲!
  9. 徘徊而又搖擺, 港人心結為何解不開?
  10. 清理莆田系臨夏做出了表率:六家私營醫院被掃黑除惡
  1.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2.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3.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員之子可以休矣
  4. “終局”信號已來: 留給我們這代人的和平還有多久?
  5. 望長城內外:鄧小平有沒有說過“跟著美國的國家都富了”?
  6. 關鍵時刻,有人要把孫小果案水攪渾
  7. “鐘聲”的論調,才是徹頭徹尾的“崇美”、“媚美”
  8. 雙石 | 淮海戰役大復盤:滿血復活,“連續作戰”?
  9. 世界歷史上最高大的那一座山——毛澤東!
  10. 大寨與小崗,“大有作為”與“小家子氣”的實景
  1. 看了這篇發言稿,我很氣憤!
  2. 黃奇帆先生還是太幼稚了
  3. 魏平:如何看抗美援朝英雄冤案?關于網上《電影<上甘嶺>中張連長是張立春》 帖子的回復
  4. 《人民日報》為何如此不講政治?
  5. 蘭斌強:清華大學孫教授如此“替美國鳴不平”意欲何為?
  6. 中國共產黨是打出來的!——欣聞魏鳳和將軍的宣戰書有感
  7. 一篇跪著的檄文
  8. 央視在黃金時段播出《英雄兒女》《上甘嶺》,為何不解禁《抗美援朝》電影電視劇?!(含流出的片段)
  9. 丑牛:強制扶貧強制死,葫蘆官辦葫蘆案
  10. 郭鳳蓮在陳永貴逝世20周年紀念會上的發言
  1. 我為周總理處理后事
  2. 報應不爽,原新京報社社長落馬
  3. 世界歷史上最高大的那一座山——毛澤東!
  4. “舊時代”即將落幕,“新時代”開始到來!
  5. 運十副總師程不時:給雄鷹插上“中國翅膀”
  6. 伊朗石油部長:中國等8個國家和地區不再購買伊石油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